“本王没机会,谁有机会?”

   突然,外面传来了男子的声音,“丫头开门。”

   坐在殿中的三位女子互视了一眼,都站了起来。

   凤九儿轻咳了声,放下手中的衣裳,举步往外走。

   小樱桃和乔木急急忙忙将要带走的衣裳都抱起,主人家来了,她们能不给他挪出个地方来么?

   凤九儿来到大殿门后,将大门打开。

   看着门外姿色迷人,就连站的姿势都比人帅的美男子,她轻挑了挑眉。

   “九皇叔何时过来了?

   莫不是要过来偷听咱们几个女子聊闺房趣事?”

   一丫鬟退到一旁,弯腰,低着头。

   战倾城不过是摆了摆手,她便退到一边,没造成任何的声响。

   “刚到便听见有人喊本王的名讳。”

   小豬Patty秋风里显纯真

   战倾城垂眸看着眼前的小丫头,微微勾了勾唇。

   抬眸看了殿中一眼,他的声音继续响起:“怎么,不打算请本王进去坐坐?”

   “当然。”

   乔木推开另一侧的门,举步走了出去。

   “可以。”

   小樱桃连头都没抬,抱着衣裳,紧跟乔木的脚步。

   乔木离开,看着一旁的丫鬟,摆了摆手。

   丫鬟颔首,退到更远的地方守着。

   战倾城还没进门,殿里殿外,就只剩他和凤九儿二人。

   抬眸看了男子一眼,凤九儿退到一侧,让出了一个地方。

   “九皇叔不是要进来?

   现在很方便了。”

   “很好。”

   战倾城颔首,举步走了进去。

   凤九儿关上门,往回。

   反正,有九皇叔在,门,是一定要关的,他的要求,她早就洞悉了。

   凤九儿进去的时候,战倾城的注意力已经落到桌面的衣裳上。

   “哪一件是你给本王准备的新衣裳?”

   “你猜?”

   凤九儿来到他身旁,挑眉道。

   “这还需要猜?”

   战倾城从两件款式相似的衣裳中,将大一半的拿在手中。

   凤九儿盯着他手中的衣裳,不敢说话。

   桌面上本来还有些衣裳,现在就剩下四件,一件是女子的,三件是男子的。

   在慕牧和剑一这两套比较净色的衣裳的衬托之下,那一件大一件小款式相似的衣裳,显得有些特别。

   战倾城拿着自己的衣裳,很仔细地看了一会儿。

   “不错。”

   最终,他吐出了两个字。

   凤九儿深吸了一口气,总算是放心了些。

   “只是不错而已?

   我觉得很好。”

   取过战倾城手中的衣裳,凤九儿一脸得意地欣赏起来。

   本来她真的只是想尝试一下,没想到效果出乎意料的好。

   “反正,我很喜欢。”

   凤九儿抿了抿唇,笑得愉悦。

   战倾城垂眸看着身旁的小丫头,含笑点点头:“嗯,我也很喜欢。”

   话语刚落,他将还在研究衣裳的女子横抱了起来。

   突然身子一轻,凤九儿低叫了声,挣扎着要下来。

   但,战倾城并没有给她机会,抱着她,往内房而去。

   “九皇叔,你……要做什么?”

   凤九儿不敌,只能抬眸看着他。

   “干点大事。”

   战倾城轻声回应。

   “我不要!”

   凤九儿用力推了一把,轻身一跃,在某男的怀里跃起。

   看着小丫头灵敏的身段,战倾城的脸上,并没有任何不悦的神色。

   凤九儿盯着不远处的男子,伸出双手,一脸防备。

   “九皇叔,你最好别过来,你现在也未必是我的对手。”

   这句话,凤九想说很久了,哪怕还不是他的对手,她还是要说。

   “需要比试一番?”

   战倾城一脸宠溺地向凤九儿走去。

   凤九儿换了一个姿势,蹙了蹙眉。

   “比试就比试,谁怕谁?”

   要是真的不怕,她也不需要虚张声势了!在男子离自己不到一丈之远的时候,凤九儿的长发和衣袂都微微往后扬起。

   这家伙,明明还是笑,也没有出手的趋势,没想到气势已经这么强。

   凤九儿深吸一口气,一跃而起,向战倾城送出一掌。

   “九皇叔,准备接招吧!”

   慕牧刚进来院子不久,便听见“轰”的一声,他一甩衣裳,快速向前。

   看见乔木和小樱桃守在主殿不远处,他才停下了脚步。

   “何人在里面?”

   慕牧沉声问道。

   小樱桃回头看的时候,还捂着心门。

   本想着九皇叔来找九儿,一定会有什么愉快的事情发生,她和乔木并没有走远。

   没想到,两人进去不一会儿,便传来了打斗的声音。

   “是九儿和九王爷,没、没什么事,可能在切磋武艺。”

   小樱桃的声音刚落下,里面又传来“轰”的一声响,几乎整个院子都摇晃了下。

   “这家伙,不要太猛了!”

   乔木不禁叹息道。

   想也知道,九皇叔怎么可能对自己的女人出掌?

   这“轰隆隆”的声音,想必也是凤九儿的杰作。

   声音再次响起,整个院子又晃了晃,别说不吓人。

   “怎么了?”

   赵小小从厢房里面跑了出来。

   不仅是她,就连赵煜生,邢子舟和剑一,几个厢房的门都相继打开。

   看着剑一一脸担心要过去的模样,乔木以最快的速度过去,挡在他面前。

   “是九王爷和九儿在切磋武艺,你无需操心。”

   剑一看了乔木一眼,视线落到凤九儿的厢房门上。

   厢房的内房里,凤九儿出了几掌,并没有伤到战倾城半分发梢,心情看起来并不是很好。

   “你干嘛不还手?”

   她盯着战倾城抱怨道。

   “若我还手,恐怕这间房子也要废了。”

   战倾城微微勾了勾唇,举步朝凤九儿过去。

   凤九儿嘟哝着唇,四周看了一眼。

   她也知道,自己不能使出全力,要不然今晚恐怕要另外找地方睡了。

   但明明她的速度不算慢了,没想到,掌风还是不能影响他半分。

   回眸之际,男人已经来到自己面前,凤九儿一蹙眉,再次出掌。

   “轰”的一声,她的掌风再次落空,原来在她面前的男子不见了。

   在凤九儿转身那一刻,她人再次被横抱起来。

   九皇叔的速度确实很神,这让她不得不佩服。

   “放我下来,咱们去后山再比拼比拼。”

   “我还没使出真本领,这儿的限制太多了,我要去后山,我要与你一决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