呻吟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走近了才发现,竟然是他们龙四军其中一位学子。..co

   坐在地上,捧着自己的腿,神色痛苦。

   “你别乱动,你被毒蛇咬了!”九儿立即过去,将他的裤腿撕开。

   一边给他施针驱毒,一边道:“这种山野的地方,毒蛇多如牛毛,自己得要小心谨慎才是。”那

   学子只是看着她,痛的满头大汗,连话都说不出口。

   没多久,九儿将银针收回,放置在被污染的区域,和其他银针区分开来。

   这才站起来,用沾了药水的手绢擦了擦手:“中了蛇毒,你必须要好好休养,今天的训练是不能去了,你放信号弹,让学长们过来带你回去吧。”

   “谢谢你,凤姑娘。”那学子冲她虚弱一笑,一脸感激,却也是一脸愧疚。“

   可你为了我耽误了这么久,今日的训练……”“

   所以我不能留下来陪你了,你自己放信号弹吧,拜拜……不,告辞!”

   九儿拱了拱手,确定他无碍后,转身就走。确

   实是耗费了不少时间,最糟糕的是,这里是什么小地方?方向呢?九

   夏暖百花开小妹更妩媚

   儿有点傻眼了,刚才听到呻吟的声音便立即赶了过来,根本没注意方向。..cop> 想要找回路线,必须得要走出这一带的小密林,找到有大树的地方,上去看看应该就能找回去临头山的路线。一

   路摸索过去,这段小密林的路差不多要走到尽头了,可就在她想要加快脚步那一刻,忽然间,似乎听到了一丝丝隐约的对话声。其

   实有人说话也没什么,但,为何感觉声音这般谨慎?总觉得……怪怪的?她

   慢步挪动,在草丛后停了下来,拨开草丛往前看那一刻,一阵寒意顿时在心底窜起。慕

   牧……为什么和一个黑衣人在一起?那黑衣人没有戴黑巾,远远望去,这五官……竟和她昨日看到的媃赫人很相似!不

   ,不是长的似,只是这样的五官,分明就是同一个民族的人。

   慕牧和媃赫人在一起,为什么?忽

   然,她听到了那媃赫人说的话……九王爷!

   他们到底想要对九皇叔做什么?九

   儿心头一急,一不小心,脚步微微挪动了下,踩在了一根枯枝上。啪

   的一声,声音清脆,虽然不响亮,但,只要功力足够的身后,他们就绝对能听到。

   凤九儿不敢耽误,转身就要逃,不料对方的身手比她想象的还要好,竟然只是跑了十几步,那黑衣人便来到她的面前。..cop> 呼的一声,黑衣人蓄满十成功力的一掌,转眼来到凤九儿的跟前。九

   儿脚步一错,好不容易躲过,可没想到,黑衣人第二掌已到了胸口。

   他的招式是她从未见过的怪异,掌风凌厉,出掌没有半点保留,是实实在在想要置她于死地。

   虽然九儿现在的身手已经很不错,但,遇到了真正的高手,抵挡起来还是很吃力。第

   二掌眼看躲避不过,她心头一敛,正准备以掌力硬接。不

   料对方的一掌根本没机会落在自己身上,半途就被人挡回去了。黑

   衣人盯着站在凤九儿跟前的慕牧,眸色一沉,分明很不高兴。

   慕牧面无表情,淡淡道:“交给我处理。”

   黑衣人有点犹豫,可在慕牧沉下脸那一刻,还是转身走了。

   看起来,这黑衣人是听慕牧的,可是,慕牧究竟是什么身份,竟然连媃赫人都听他的!凤

   九儿看着他的背影,心里许多话想说,许多问题想问,可是,他不愿意回头看自己,她连半个问题都没机会说出口。

   就算说了,他会回答吗?忽

   然,慕牧侧头看了远处一眼,之后,转身要走。

   九儿想要追,却又不知道追上去之后,还跟他说什么。

   他是该将她杀了灭口的,但,慕牧没有这么做,可他若是不愿意说的话,自己不管怎么逼他,也是没有用。

   到底,她还能做什么?身

   后脚步声传来,虽然相处的时间不久,但,这脚步声凤九儿已经很熟悉了。她

   没有回头,战洛日走到她的身后,盯着她视线所在的前方:“看什么?”

   “没什么?”“

   怎么还不追上来,今日的成绩不想要了?”他皱了皱眉,不满。九

   儿吐了一口气,勉强将自己的心思收敛好,才回头看着他:“没事,刚才碰到一位被毒蛇咬伤的学子,为了替他救治,耽误了时间,我……”

   “什么人在这里打斗过?”战洛日脸色微微一沉,蹲了下去,看着九儿脚下不远处的痕迹。

   凤九儿心头微愣,忙道:“没有,你看错了,刚才有两人在这里走过,只是闹了下,什么打斗?”她

   举步就走,战洛日心里依旧有疑惑,但她既然没事,也就算了。他

   的任务,也就只是在九皇叔不在的时候,注意她的安危。

   不知道走了多久,九儿忽然问道:“七皇子,如果说……我是说如果,如果皇城里有人和媃赫人私下见面,那……他是不是想要叛国?”

   “如今双方局势进展,这个时候媃赫人若是进了皇城,必然是心怀不轨。”

   战洛日还是觉得有疑惑,忽然一把将她扣住,强迫她停了下来:“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没有啊,昨天不是看到媃赫人了吗?九皇叔也在的,我只是好奇,媃赫人是不是都是坏人。”凤

   九儿问的天真,哪里都有好人和坏人,更何况,就算双方交战,也不见得哪一方就是好,哪一方就是坏的,各为其主而已。

   她只是有那么点心虚,想要扯个话题,将这件事情圆过去。果

   然,七皇子是没什么心机的,被她这么一问,疑虑便打消了不少。“

   哪都有好人和坏人,各自政见不一罢了。”

   “嗯。”没想到七皇子还能想的这么通透,想必是跟在九皇叔身边这么多年,思想和九皇叔都差不多。两

   人举步往临头山的方向赶去,凤九儿还是下意识回头,看着慕牧之前离开的方向。

   被她看到他和媃赫人在一起,接下来,慕牧会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