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点都不想知道,他是谁。”

   “别啊,万一你也喜欢他呢?”

   慕念安摇摇头“我只想好好的学习,这样的话,就能够考上京大。”

   夏天回答“学习跟恋爱,两不耽误嘛。你想想,他要是也是一个学霸,你们两个一起,一加一,是大于二的啊!”

   两个人说说闹闹的,走远了。

   慕以言还站在原地。

   他什么都没说。

   只是,那被他撕碎的纸张,紧紧的攥在他的手里,已经成为一团了。

   有男生……喜欢上了他的妹妹。

   这怎么可以!

   不允许!绝对不允许!

   她……她现在还是学生,学习为重,学习为主,怎么可以把心思,放在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上?

   肉嘟嘟白丝清纯小可爱美女外拍

   这个念头,在慕以言的恼火里,疯狂的滋长。

   对,对,是这样的,没错。

   可是……

   很快,另外一个想法,侵占了他的脑海。

   现在,慕念安是年纪还小,这些事情,对她来说,还太早了一点。

   于情于理,都不太合适。

   可,等她长大了呢?

   长大以后,又会是一番什么样的光景呢?

   不仅会有人喜欢她,而且,她也会喜欢别人,会在一起,会谈恋爱,会牵手,会接吻,会……

   最终的最终,她还会嫁给那个人,成为那人的妻子。

   慕以言重重的闭上了眼。

   那团纸,握在他的手心里,被他紧紧的攥着。

   可是,他却觉得,手心很疼。

   下午,放学。

   慕念安从佣人手里,接过晚餐的餐盒,把午餐的餐盒递给佣人,然后给慕以言送去。

   夏天肚子疼,跑去厕所了,所以就没有陪着她。

   慕念安把餐盒递给慕以言“哥哥,记得吃完。我就不陪你了。”

   “你要去哪?”

   “回家啊。”慕念安回答,“夏天还在等着我。”

   “她去哪里了?”

   “她上厕所去了。”

   慕以言却紧皱着眉“你一个人?”

   “嗯嗯。”她点点头,“我在校门口等她,哥,你去忙你的吧。”

   高三是强制要上晚自习的。

   每个人都必须要上。

   其他的年纪,则没有这个要求。

   不住宿的学生,晚上是可以回家的。

   慕以言却疑虑重重。

   他总觉得,慕念安一个人落了单,很不寻常。

   她似乎是想避开什么人。

   但,明面上,慕以言是什么都没有问。

   他接过餐盒,“嗯”了一声。

   慕念安朝他挥挥手,转身走了。

   慕以言看着她的背影,眼眸里,闪过一丝复杂的光。

   慕念安往校门口走去。

   为了给慕以言送饭,这一来一回的,她已经耽误了快半个小时了。

   放学的高峰期,也都已经过去了。

   路上,没有一大批成群结队的学生了。

   只有三三两两的,慢慢悠悠的,往校门口走去的一些学生。

   慕念安低着头,走着,看着自己的脚尖。

   其实她的心里,也还在捉摸着,到底是谁,给她写了一封情书。

   今天夏天本来是要告诉她的,但是她拒绝了,死都不肯听。

   可,她的心里还是疑惑,又好奇的。

   她平时,也只认识班上的同学,连隔壁班的同学,她都不太认得。

   所以,她和其他的男生,也没有什么接触啊。

   而班上的男同学,对她……也并没有特别之处。

   正想着,忽然,面前一暗。

   她的帆布鞋前,多了一双男士的帆布鞋。

   对方高她很多,起码有一个头。

   身高的差距,还有他忽然出现的阴影,让慕念安一下子,就停住了脚步。

   她慢慢的抬头,看着对面的男生。

   慕念安还是很客气礼貌的问道“同学你好。请问,你……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贺礼彬。”

   “你,你好……”慕念安也下意识的说,“我叫慕念安。”

   “我知道你是慕念安。”贺礼彬看着她,笑得很是阳光,“我找的就是你,没错。”

   “你找我……有,有什么事?”

   慕念安看着他笑的这么的温暖阳光,自己倒是也不自觉的跟着笑了起来。

   是一个和善的人。

   贺礼彬看着她,眼睛里亮晶晶的:“你不认识我吗?”

   “啊?”慕念安摇摇头,“不好意思,我,我没有印象了。”

   贺礼彬的眼里,闪过失望。

   但很快,他又重新振作起来“没事,以后,我们就算是认识了。”

   “嗯。”慕念安点点头,“不过,你找我有事吗?”

   “有啊。”贺礼彬说,“我今天……让我同桌的女生,帮我送了一封信给你,你没收到吗?”

   慕念安的大脑,当场就死机了。

   什么?

   写信的人,现在……现在就站在她的面前?

   慕念安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你……我,我……你……”

   “你收到了,是吧?”贺礼彬说,“那就好。”

   “你……”

   贺礼彬看着她“其实,我是不想这么麻烦又繁琐的。但是,他们都说,给我出主意,说什么太直接,会吓到你。所以,我才这么委婉的。”

   什么?

   送情书……还叫做委婉?

   那,那这个叫贺礼彬的,还想当面?

   “我还有事。”慕念安低下头,“我先走了,以后……以后再见。”

   她恨不得现在就插上翅膀,飞得远远的。

   而且,怎么她现在就是一个人啊。

   要是夏天在,就好了。

   不对,夏天在也不行。

   说不定夏天还会抛下她,让她和贺礼彬,更加发展。

   “不要这么着急走,我不是坏人,我也不会对你做什么的。”贺礼彬说,“只是,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慕念安摇摇头。

   她的印象里,是的确没有这号人的存在。

   而且……说实话,贺礼彬长得很帅。

   能让慕念安都觉得帅的人,那一定是长得相当的可以了。

   毕竟……

   她是天天都看着慕以言那张脸的人呢。

   这个贺礼彬,高高大大的,而且还剃的是一个平头。

   要知道,敢剃平头的人,都是绝对的大帅哥。

   贺礼彬的五官,眉眼,很是深邃。

   慕念安眨眨眼,忽然意识到,自己这样盯着一个男生看,好像有点不太好。

   她赶紧又移开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