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小时后,一行人从相关部门出来。

   姚静有些惊魂未定,刚才要不是赵东,那个瓶子就险些砸在她的脸上了。

   如果被毁了容,不光她的前途毁了,人生也就毁了。

   在梁筱的安慰中,她这才情绪稍缓,“东哥,刚才谢谢你。”

   赵东摆手,“用不着,都说了今晚我是你们的保镖。”

   姚静后怕的问,“可是……刚才到底是什么人啊?这手段也太下作了!”

   赵东没说话,因为他也给不出答案。

   虽然那个玻璃瓶是对着姚静去的,可实际上呢?

   当时的黑衣男被他干扰了视线,这个人真正的目标是谁?谁都说不清!

   姚静,梁筱,甚至是苏菲都有可能!

   一想到苏菲甚至有可能卷入其中,赵东整个人的情绪都跟着低沉!

   赵东示意她们安抚姚静,独自来到一边把电话打给闫峰,“怎么样,今天有动静么?”

   那年夏天你的笑容很诱人

   虽然闫峰还没有查证,不过赵东有预感,对方应该是徐华阳没错!

   如果他的猜测没错,今天上午金融公司被查封的时候,对方绝对会有所动作!

   闫峰坐在车内,目光落向不远处的一片建筑,很快就证实了赵东的猜测,“被你算准了,上午的时候这些人突然从大厦离开。”

   “我顺藤摸瓜跟上了一辆车,不过对方很谨慎,我不敢跟的太近。”

   “这辆车最后驶入了一个高档小区,我准备想个办法摸进去看看。”

   赵东冷笑,如此看来,她的预感没错,对方确实是徐华阳!

   对于徐华阳的目的,赵东不想揣测。

   但是就凭对方在苏氏集团大厦的对面搞了一个落脚点,他就浑身不爽利!

   哪怕对方没有任何动作,赵东依旧不爽快,因为徐华阳摆明了不肯善罢甘休!

   每当想到有这么一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疯子在时刻盯着苏菲,他的心口就像是被堵住了一般!

   赵东深吸气,“峰子,不用再跟了。”

   闫峰忽地一愣,“你知道是谁了?”

   赵东点头,“**不离十!”

   闫峰一声冷笑,“竟然敢打嫂子的主意?需不需要我……”

   赵东摆手,“暂时不用,这个家伙虽然很让我恶心,不过一个摆在明处的敌人没什么可怕!”

   闫峰听出弦外之音,“你是说他的背后?”

   赵东沉思,“你不觉着,有点太顺利了么?”

   “顺利的甚至让我产生了一种错觉,就像是有人故意把徐华阳主动推到我的面前一般!”

   闫峰沉默片刻,“需要我做什么?”

   赵东吩咐道:“晚点我给你一份资料,你帮我查一下,在苏氏集团的内部,有没有人跟他有联系,先从那个高层查起!”

   闫峰苦笑,“东子,这个可有点难办啊……”

   “我在苏氏只是一个看大门的小保安,不太方便做这事,也接触不到更多的东西。”

   赵东解释道:“等晚点,我让苏菲把你调到司机班。”

   “另外这段时间辛苦你了,等回头我请你喝酒。”

   挂断电话,赵东确认了心中猜测,心情却并没有想象中的松快。

   他总有种预感,今晚这件事应该跟徐华阳无关。

   倒不是觉着徐华阳良心发现,而是这种行径不像是徐华阳的风格!

   得不到一个人就要毁灭,但徐华阳更享受的是毁掉一个人的精神!

   泼硫酸这种手段,太容易被抓到把柄,徐华阳吃一堑长一智,应该不会犯险。

   可如果不是徐华阳,又能是谁?

   赵东目光回落,在几个女人之间不断扫视。

   犹豫片刻,又把电话给王猛打了过去,让他派出两个人,专门负责梁筱和姚静的安保。

   至于苏菲,有闫峰在,不需要他担心。

   王猛应承下来,“没问题,我一会就去安排,把咱们最得力的兄弟派过去。”

   犹豫一下,他又补充道:“另外……公司这边遇见了一点麻烦。”

   赵东问道:“怎么了?”

   王猛摆手,“乐嘉集团前段时间在闹股权纠纷,最近那边麻烦解决了。”

   “砍掉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业务,最近主要做安保和民防这一块,专门跟咱们对着干,而且还跟龙腾搞了个合作项目。”

   “跟咱们国泰茬了几架,竞争很激烈……”

   赵东压低视线,魏冬雨,这个女人还是不肯罢手么?

   他揉了揉额头,情绪渐渐有些不耐烦。

   以前因为苏菲的叮嘱,赵东对这个女人并没有太多的防备。

   魏东明虽然罪有应得,可毕竟也是可怜之人。

   死的蹊跷不说,真凶又没有得到制裁。

   魏冬雨身为家属的妹妹,对自己有些仇怨他也能理解。

   可是冤有头债有主,她不去找徐华阳的麻烦,反而黑白不分,一次次的盯着自己,这算怎么回事?

   真的以为他赵东好欺负?

   上一次的撞车事件也就算了,这一次苏晴的事她也有份参与!

   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他赵东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转瞬,赵东的情绪又放空下来,实在是棘手的事情太多,暂时无暇多想。

   平静片刻,他这才说道:“行,我最近两天应该能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好,等我抽出时间,好好去找她聊聊!”

   转过身,赵东神色如常,压力肯定是有,尤其是最近,各种麻烦强加在身。

   如同苏菲一样,不愿意把苏氏那边的压力带到生活中,赵东也不愿意让一些小事影响到两人的相处。

   平静之后,他柔声安抚道:“好了,我刚才安排好了,从公司抽调了两个人过来,这段时间专门负责你们的安。”

   姚静一愣,这才想起赵东还开了一家安保公司。

   姚静有些错愕,“哇塞,私人保镖啊,用不用这么严重?”

   赵东笑着说,“小心点好,走吧,我先把你们送回家。”

   一路无话。

   姚静最先下车,梁筱亲自将人送了上去。

   赵东和苏菲等在车内。

   车窗降下,香烟缈缈。

   平静的气氛中,苏菲忽然歪着脑袋问,“赵东,你是不是有话想跟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