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凡本来就是那种,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的那种,见几王那么客气和热情,也就放下了打斗的心思道:“冰凤,你在这里好好修炼,我会来看你的。

   如果有人欺负你,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后面的话是冷冰冰的,十大阎罗一愣,然后都笑着拉走方凡,楚诗诗看到方凡那冰冷的眼神,浑身都打了一个寒颤。

   此刻的她那有要找方凡和南明冰凤的麻烦?连自己那件极品阴器都不敢要。

   见还在水里站着的楚诗诗,楚江王冷哼了一声就离开了,现在的他也要去跟方凡拉好关系。

   不然以后仙界存,自己想要回到仙界还得靠他,此时也后悔为自己的女儿跟方凡闹矛盾。

   还以为这个有缘人只是徒有其表呢,那知道是个高手,一个真正的高手。

   方凡一进阎罗殿,就感受这阎罗殿有股厚重的气息,这是开天辟地的产物。

   方凡想到这心一惊,这地府真正的不平凡,自己看到那奈何桥就是先天至宝,而这个阎罗殿是开天辟地的宝物制作而成。

   如果这地府没有一个超强者存在,打死方凡也不相信,还好自己没有继续和楚江王打起来。

   不然怎么死都不知道。

   “有缘人,里面请。”阎罗王见方凡在发呆还以为方凡看上了阎罗殿,在想办法弄走呢,吓得他赶紧说道。

   学校石板路上的阳光少女图片

   “别叫我有缘人,有缘人的叫,我叫方凡,你们叫我方凡就好了。”方凡感觉这个有缘人怪怪的,连忙道。

   “哈哈,好,方凡,里面请。”阎罗王笑了,这是方凡和他们拉近的一种方式,那几颗不安的心也放下了。

   秦广王连忙给楚江王使眼色。

   楚江王脸通红,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强吸一口气连忙走到方凡面前道:“方凡兄,对不起哦,刚是小女不对,也是我的不对,敬请原谅。”

   “呵呵,爱女急切,了解,了解,没事的,楚江王,我刚也有不对的地方,也请你谅解。”方凡见楚江王如此放低姿态连忙道。

   楚江王一听这话心里就高兴了,这方凡人不错,那件极品阴器应该还给我了吧。

   这极品阴气地府总共也就11件,他们10大阎罗一人一件,还有一件就是楚江王得到。

   这是他最得意的一件事,所有他也把这件极品阴器给了他最爱的女儿。

   如果这次失去,那么他在10大阎罗里也没任何优势可言了,现在的他有点后悔把这极品阴器给自己女儿了。

   都怪自己,太宠她了,导致她现在这样子,以后得给她进行魔鬼训练。

   楚诗诗不知道从现在开始她的命运改变了。

   方凡说完就没有下文,而是和秦广王说笑了。

   这让楚江王十分尴尬,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最后还是留下了,同样这么侮辱的一天,他也记在了心里。

   “方凡兄弟,品尝一下我们冥茶怎么样?”

   “不错,味道很好。”方凡喝了一口就感觉这与众不同。

   “呵呵,喜欢就好,等离开的时候多带点。”

   “好。”如此好茶,方凡那会拒绝,干脆道。

   “呵呵,没想方凡兄弟是如此干脆的人,合我胃口,等一下可不醉不归哦。”

   “哦,有酒,那感情好,到时候别逃跑哦。”

   这话一出,大家哈哈大笑起来。

   “方凡兄弟,这次来地府,有什么事尽管说?”秦广王豪爽道。

   “这里怎么去冥界?”方凡想到既然来了地府,那就去冥界看看小白。

   这话一出,这群人脸色大变,然后小声道:“方凡兄弟不是我不让你去冥界,是因为你一个活人是通不过那个传送阵的,无论你有多大的能耐。”

   “哦,那十分遗憾呢,我还想去冥界去找个朋友呢。”几人一天脸上冒汗。

   这方凡本事不小啊,在冥界还有朋友,这方凡都这么强大,那在冥界的朋友本事也不小,很可能比他们还强,如果他不高兴在他朋友面前随口提提自己几人。

   自己几人不死也要脱层皮。

   想到这更加热情叫方凡喝茶。

   楚江王也彻底放下面子,赔笑着陪着方凡喝茶。

   “听闻孟婆汤很好喝,等一下喝酒不知道又没有?”方凡现在还在回味孟婆汤的味道不由得随口提到。

   10大阎王一听这个,吓得就要掉下凳子,这方凡也太猛了吧,那孟婆汤怎么可能随便

   给人喝?

   那不把人喝傻?他说很好喝?难道喝过?还想喝,那也不行啊?那孟婆汤可是天生天长的。

   如果他喝了,那么死掉的人来地府没有忘却记忆,那投胎不是要乱套。

   真以为这孟婆汤是大白菜啊。

   “方凡兄弟,你喝过?”秦广王小心翼翼的问道,此时的腿都有点抖,生怕听到不好的消息,如果没喝过就告诉他危害处,相信他肯定不会再喝了。

   如果喝了,怎么劝?怎么办?想到这秦广王的头上都是汗,汗珠掉落在地上都发出“滴答”的响声。

   “我刚喝过啊,是孟婆奶奶给的,她人太好了,如果发工资的话,你们一定要多发点给她啊。”方凡笑呵呵道,似乎没有注意到秦广王的紧张。

   不过最后他还是看了看秦广王问道:“广王兄,你这是怎么了?天很热吗?我怎么没感觉道?”

   秦广王听到有一总想吐血的冲动,同时也想揍孟婆一顿,还想多发工资,害得他们那么惨还想得到照顾。

   做梦吧。

   不过见方凡问来,立马露出微笑道:“没事的,方凡兄,这天是热了点,你不怕热,是因为你是高手。”

   “嗯,确实,我是高手,走,喝酒去。记得多带点孟婆汤。”说完就要去喝酒。

   秦广王吓得连忙拉住方凡道:“方凡兄,等等啊,那孟婆汤是天生天长的汤啊,你喝了就等于死去的人少喝,那么他轮回的时候就带着记忆轮回,一两个还没什么事,但多了的话,那人间就乱套了。

   所以方凡兄,我们还是何其他的吧,我们这里有一种冥鱼汤还是相当不错的,走去喝冥鱼汤。”

   方凡没有听到秦广王的后面话而是在想,原来那些一出生就逆天的人原来是忘记喝孟婆汤了啊,难怪,难怪。

   最终,方凡遗憾没有再次喝到孟婆汤,不过那冥鱼汤也是相当不错的。

   “你们说的仙界?在我身上?”方凡当听到这个消息懵了。

   “这个具体不知,只是推测出来,我们脑海里有这样一道讯息。”秦广王等人如实回答道。

   “哦,等我重建仙界后,你们个个都有机会,到时候大家一起就是仙友了。

   来为大家以后成为仙友干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