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荣和朱恒回宫后,两人各自分开了,曾荣去乾宁宫,一为还常德子的令牌,二为问明次日当值时间。

   谁知好巧不巧的,曾荣进乾宁宫时皇上和常德子均不在,倒是正好碰上李若兰当值,正在整理下午的文档,说是皇上午休后会见了几位内阁成员,这会去御花园散心去了。

   曾荣一听,猜想下午的会见可能不太顺心,只是皇上目前并未指明她回内廷局,故尽管好奇,可也没敢多问,也没敢提帮忙,甚至没敢多打扰,稍稍聊了几句她在浣衣局的趣事,曾荣便离开偏殿,坐在大殿的门槛上一边等人一边和当值小太监说笑几句。

   约摸小半个时辰后,朱旭大步走进来了,彼时暮色渐深,朱旭一开始并没有留意到门槛上居然坐着一个人,是曾荣辨认出他的身形后起身奔下台阶上前来向他行礼,他才认出曾荣。

   “有事?”朱旭回了曾荣两个字,脚步却未停下。

   曾荣只得一边跟随其后一边道:“下官来请示皇上,明日当值时间,需做何准备。”

   朱旭听了这话顿了一下,正好停在门槛前,看着常德子问:“最近哪里还缺人?”

   “这?老奴听闻药典局和内廷局暂时不缺人,也就膳食局陈掌事说缺人。”常德子掂掇了一下,躬身回道。

   论理,这差事不错,也轻松,只需伺候皇上两顿饭,且皇上一向喜欢曾荣侍餐,每次餐后也会赏曾荣几道菜,这个月曾荣去了浣衣局,也算吃了点苦头,正好回来补补。

   哪知常德子正为自己的机智暗自得意时,朱旭泼了他一瓢凉水,“不好,这太便宜她,达不到惩罚和警示之效。”

   这话太过意外,常德子抬起头看了皇上一眼,不过却没再开口。

   这是他近年来为数不多的一次揣摩错了圣意。

   腿长少女公园游记

   “这样吧,明日开始,卯时起床,随朕早朝,在后殿记载每日朝中大事。”朱旭沉吟了一下,说道。

   “啊?”曾荣委实吓了一跳。

   女官跟着上朝倒是有过先例,问题是曾荣成了本朝第一个,肯定会引起多方诟病。

   此是其一,其二,每日卯时起床对她而言绝对是一个大考验,尤其是大冬天。

   其三,每次朝会均有史官记载,且不止一个,曾荣此举意义不大。

   “不想去?”朱旭冷冷地丢来三个字。

   “想去,回皇上,下官求之不得,这正是历练下官的好机会,寻常人求还求不到呢,下官只是太过惊喜以致于傻了。”曾荣躬身回道。

   这话倒也不全是吹捧,不说别的,就这一年的女史官生涯,她的眼界和格局拓宽了不少,做事不再局限于小我,会跳出后宫女子的窠臼,站在大我的角度来分析问题。

   比如说之前她帮皇上怒怼王柏,帮朱恒分析税赋改良的重要性以及钱家在其中的作用,还有王皇后动胎气时她不计前嫌地帮其善后,甚至还包括她劝朱恒娶亲,等等。

   一念至此,曾荣隐隐有个感觉,貌似皇上是在刻意栽培她。

   从药典局到内廷局做女史官是一个跨越,从内史官转到外史官更是一个跳跃,这种机会的确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至于皇上栽培她的目的,她很难不往朱恒那想。

   只是有一事她没弄明白,皇上应该不清楚朱恒在暗中接受治疗,以朱恒的目前的条件,皇上没理由会挑中他吧?

   一个需终身坐轮椅且还不能人道之人,皇上怎么可能会属意他来做这个太子?

   还是说皇上和钱家有什么协议?

   曾荣正低头苦思冥想时,只见皇上迈进了门槛,曾荣正犹疑自己是该跟进去还是该告退时,头顶又传来皇上的问话,问她今日因何出宫。

   曾荣把欧阳思的来历介绍了一番,说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进京准备参加明年的春闱,之所以提前进京是为适应北地的气候和饮食,还有就是看能否结识一两位名师提点下他的策论。

   “帮他找人了?”朱旭进了外书房,坐在了案桌前。

   曾荣忙上前,端起茶盏帮他倒了一杯茶水放到他面前,再道:“下官想帮他引荐徐大人,徐大人没在家,徐老夫人倒是给了下官一张帖子。她也知晓这位欧阳公子是下官的救命恩人,得知欧阳公子也出自贫寒之家,且弱冠之年就能中举,也颇为欣赏他。”

   “贫寒之家,才弱冠之年?”朱旭也微微有点吃惊。

   今日他见过钱镒的儿子钱鸿,钱鸿虽也才二十出头,可钱鸿是出自江南世家,家中藏书颇丰,从小就被当成家主重点栽培,贫寒子弟哪有这条件?

   曾荣见皇上对欧阳思颇有兴趣,遂把欧阳思因家贫无力支付束脩不得不在书院做了两年启蒙先生的履历说出来。

   “回皇上,这两年他也没闲着,一边教书育人一边自学成才,于下官进京那年一举考中了秀才,成了一名廪生,下官也没想到两年后,他又一举中了举人。”曾荣说道。

   “可有婚配?”

   曾荣摇了摇头,“回皇上,下官不知,两年前是没成家。今日见他,下官忙着帮他找住处和接风洗尘,没问。”

   朱旭听了这番话盯着曾荣看了一会,曾荣不经意抬头和对方的目光碰上了,忙又把头低下了,略一思忖,又道:“回皇上,二殿下今日出宫也去见了欧阳公子,两人相谈甚欢,二殿下还从欧阳公子处借了几本读书笔记,说欧阳公子悟性高,见解新奇,实用。”

   “哦?”朱旭微微挑了挑眉,他还真不清楚朱恒又出宫了。

   看来,这个儿子对这个丫头着实上心,追这么紧,生怕被人拐跑了。

   可是话说回来,这位救命恩人如此年轻又有才气,朱旭真不信曾荣之前对他没有过想法,这种救命之恩不都理应以身相许的么?

   莫非是对方看不上这丫头,这丫头才一赌气跟着徐老夫人进京了,还是说,她攀上徐老夫人本就是为了那姓欧阳的小子?

   这么说也不对,这丫头才气也不小,那小子出身也一般,他凭什么看不上这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