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演武大楼走出去的时候,迎面一阵凉风吹来。只

   是微凉的晚风,其实并不冷,凤九儿却愣是被吹得打了个寒颤。

   脑袋瓜里徘徊起九皇叔刚才那一记饱含威胁意味的目光,一想,又有种微微发抖的感觉。很

   冷,很危险,极具攻击性,让人完不敢忽略,也不容任何人抗拒!他

   始终是那样的高高在上,虽然看着无害,但,待在他的身边,终究是伴君如伴虎。太

   危险了!“

   冷么?”忽然,一件外袍落在她的身上。

   初秋的夜晚,带着他体温的外袍,总算让凤九儿的身子暖和了些。抬

   头看了他一眼,她有几分讶异:“你一直等在这里?后山有BBQ,怎么不去吃点东西热闹一下?”

   慕牧没说话,没有她在的场合,热闹对他来说反倒成了一种负担。“

   好玩?”给她将外袍系上,两个人走在风中,走出演武大楼的院子。

   “还好吧,大家都很热情,没准这会还在唱歌跳舞。”篝

   深深回忆的纯真少女

   火晚会,当然得要唱歌跳舞才有意思。九

   儿还是忍不住抬起头,看着他在皎白月光之下,显得更加清寒如水的白发。“

   慕牧……”她轻唤了声,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却又在出口的那一刻,忘了自己想要说什么。

   和慕牧在一起的感觉为什么总觉得那么怪异?不是不舒服,也不是尴尬不自在,而是……总归是有点怪异。

   其实和他在一起是很开心的,但,就是用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也许是怜惜,也许是愧疚,也许,都有。“

   想说什么,在我面前没必要掩饰。”“

   对了,你师父那天说,这个东西特别重要,不可以给别人。”她

   将手腕抬了起来,上面,一条链子带着一个小小的金锁链坠。

   “虽然那时候我在昏迷,但,隐隐就像是听到你师父骂你,所谓的特别重要的东西,是指这个吧?”

   刚开始他说是传家之宝,既然就连他的师父都这样说,那便一定是真的。“

   既然是很重要的东西,慕牧,你收回去好不好?”放在她这里,压力很大!慕

   牧虽然脸色没有变,但,目光微微沉郁了下,似乎有点黯淡。“

   慕牧,你生气了吗?”凤九儿有点泄气,怎么都要生她的气?

   这么贵重的东西,他自己拿回去不好吗?放在她这里,早晚有一天是会丢掉的。“

   你是不是忘了我曾经说过,送出去的东西,我绝不会收回来,若是要收回,那便是我战死之日,你放在我坟头之时!”“

   别再瞎说了!”好端端的,说什么战死什么坟头的,很不吉利!也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慕牧这些话,再看着他那一头苍苍白发,凤九儿心头忽然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刺了一把那般,很痛!

   这样的白发,这样的慕牧,竟然给人一种说不出的苍凉之感。就

   像是,总有一天他的话会成真,他坟头,会有她亲自送上的链子那般……“

   不会的!”凤九儿用力一拍自己的脑袋,握住他的大掌,一脸坚定:“你不会死,我也不会让你死!”

   为什么总觉得慕牧已经有了一种觉悟,那便是,随时都会战死沙场?可

   他不过是个新学子,离他上战场的日子还很遥远不是吗?

   为什么会给人这么苍凉的感觉?这样的慕牧,让她看着很心疼!

   “就算他日真的上战场,为什么就不能是建功立业,而是,一定要战死?”战

   死这两个字,已经不是第一次从他口中听到,他好像藏着很多心事,而那些心事,最终的结果就是死亡。

   一个年纪轻轻的男人,为什么要这样想?“

   吓到你了吗?”慕牧眼底的黯淡一闪而逝,换上了几许愉悦的气息:“你不喜欢,我以后不说便是,不过……”

   他的脸色依旧是微微沉了下,盯着她,一脸认真:“这东西给了你,便是你的,以后,还给我这种话,不许再说。”“

   我……”“

   走吧,陪你去后山玩玩。”这个时辰,大家应该还没有散去。

   知道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凤九儿再看了眼自己手腕上的链子,终于还是将所有不合时宜的话,咽回到肚子里去。

   走在他的身边,和走在九皇叔身边的时候,竟然有那么一点相似的感觉。

   他们一样的高大,就连长相都有几分相似,只是两个人的气质不尽相同。

   九皇叔是清冷淡漠的,慕牧却是安静内敛,九皇叔冷冽中透着让人看不透的气息,慕牧温和中藏着无为人知的秘密。算

   起来,好像,连气质都有那么一点相似……“

   慕牧。”看着两个人被月光拖在地上的长长影子,凤九儿忽然问道:“你将来有什么打算?”

   “上战场杀敌。”他没有一丝犹豫,就像是为了一个生来就肩负的使命那般,承担起来,如此自然。

   为什么一定是要上阵杀敌?可他身上一点杀戮的气息都没有,明明是那么平和的一个人。“

   除了上战场呢?难道,就没有自己想要的人生?”凤九儿努努唇,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因

   为这答案,始终还是会让人觉得心疼。“

   想要的人生?”慕牧似乎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现在,终于开始认真想了想。沉

   默片刻,他唇角蓄上点点笑意,低头看着她:“与你成亲生子。”凤

   九儿小脸一红,顿时怨念了起来:“我没想过……”

   “将来的事,将来再说罢。”他忽然长腿一迈,加快了步伐,往后山的方向走去。凤

   九儿只能迈动对他来说又短又小的两条腿,追了上去:“慕牧,你就没有自己的打算吗?例如当个护国大将军什么的,例如,做点生意,当个富豪,例如……”“

   若你喜欢,我也可以在功成身退之后,做点小生意,让你过好日子。”“

   ……”凤九儿发现,自己真的无话可说了,干嘛都扯上她?

   “慕牧……”“

   你若不喜欢,便以后再说。”慕牧淡淡道,总之,就是不让她继续说下去!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