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安希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我……我当然相信你。ww.”

   虽然说着相信,可是慕以言这样的情况,他居然不带去医院做个方面的检查?

   而是叫家庭医生过来?

   这……言安希想不明白。

   慕迟曜却真的就这么做了,让医生过来,先给慕以言退烧,然后开了一堆药。

   慕以言吃了药之后,就沉沉的睡过去了。

   言安希还守在慕以言的床边,不肯走。

   慕迟曜说道:“安希,这几天你够累了,让佣人守着吧,我们去吃点早餐。”

   “我吃不下,我不守着他,我不放心。你说他这样反反复复的发烧,是不是感染了什么很严重的病毒?”

   “没有,医生诊断过了。”

   “那他这样发烧,总得有一个说法啊。”

   “以后不会了。”

   春莫少女秀美迷人

   “你怎么知道以后不会?”言安希问,“万一下次,他又烧起来了?怎么办?”

   慕迟曜只是问了一句:“你相信我吗?”

   “我……相信你。但是这种事情,不是我相信你,以言就不会再生病了啊。”

   “那我告诉你。”慕迟曜握了握她的手,“还真的就是你说的这样。”

   言安希满脑袋的问号:“啊??”

   “先吃早餐。”

   “老公,你和以言两个人在房间里单独待着……到底说了什么?”

   慕迟曜牵着她的手,下楼往餐厅走去:“谈了一点事情。”

   “什么事?你和他有什么好谈的?他那么怕你,还不是你说或什么说什么。”

   “你太小看慕以言了。”

   “是吗?”言安希撇撇嘴,“我儿子我难道还不清楚?”

   “我和他达成了一个协议。”

   “什么协议?”

   “你吃完早餐,我就告诉你。”慕迟曜特意卖了一个关子,“这件事,我也要和你商量。”

   言安希的好奇心完被他勾了起来。

   慕以言一直都在生病中,好端端的,慕迟曜去和他达成一个什么协议?

   慕迟曜只是摸了摸她的头发,笑而不语。

   他这个老婆啊,说聪明呢,也不聪明。

   说傻呢,她也不傻。

   她偶尔聪明得让他惊讶,偶尔又傻得让他无语。

   再过个几年,恐怕,慕以言的智商,都可以在她之上了。

   不过也没关系,起码还得过二十年,慕以言才能和他相抗衡。

   言安希看着满桌丰盛的早餐,原本是没有什么食欲的,但是吃进嘴里,才发觉自己是真的饿了。

   慕迟曜慢条斯理的用着早餐,这个男人,不管在什么时候,总是表现得云淡风轻,十分的从容。

   就在言安希喝完最后一口牛奶,抽出纸巾擦嘴的时候,慕迟曜忽然抬眼,看着她,淡淡的说了一句话。

   这句话,差点让言安希把嘴里还没咽下去的牛奶给喷出来。

   慕迟曜说:“我们,正式收养那个女婴吧。”

   言安希猝不及防的听到他这句话,瞬间被呛着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赶紧把牛奶给咽下去:“你说什么?”

   “我们送去孤儿院的那个女婴,我们还是收养吧。”

   “为什么?”言安希都震惊了,“你不是说,妹妹是有人故意丢弃在外面家的墙角下的吗?”

   “的确是有人故意的。但是,一个孩子而已,只要有我在,也翻不了天。”

   “可是会给你带来麻烦啊……”

   慕迟曜没再说话,头微微一侧,扫了一眼周围的佣人。

   顿时,佣人们立刻识趣,都一个接着一个的离开了餐厅,只留下慕迟曜和言安希两个人。

   “你还支开佣人……老公,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就是收养那个女婴的事情。”

   言安希眉尖紧紧的蹙着,正想说点什么,忽然惊讶的张大了嘴:“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

   “你和以言单独待在一起的时候,就是答应了他,我们会收养妹妹,让她真正的成为他的妹妹,是吗?所以你才会说,以言不会生病了……”

   说着说着,言安希又自己否认了自己:“不对,收养妹妹跟以言生不生病有什么关系啊,还是说,你为了让慕以言早点好起来,给他一点希望,所以才会答应收养妹妹?”

   慕迟曜微微点头:“差不多就是这样吧。”

   “难怪之后,以言那么乖,吃药的时候很积极,也不喊苦,那么大颗的药片也能吞下去,看起来心情也好了很多……原来是这样啊。”

   “我答应了他,会收养妹妹,会把妹妹接回家来,以后,他就要承担起当哥哥的责任了。”

   言安希点点头,却又很担忧的说道:“可是……”

   “可是,她终究是外人,对吗?”

   “对啊……你之前说的,我都记着呢。”

   “其实也很简单。”慕迟曜轻轻的点了点桌面。“我们收养了她,给她最好的吃穿用度,供她上学,但,绝对不会让她接触到我们家的核心,关于公司这方面,她更是不能碰。”

   慕迟曜的意思,说得很清楚。

   养女终究只是养女,不会把她当做亲生女儿来看待,但是同时,他也不会亏待养女。

   防的就是,等养女长大的那一天,当初故意把她丢弃在年华别墅墙角下的亲人,找上门来,会利用她,对慕家,对慕氏集团,做出点什么事来。

   这是一定要防患于未然的,对于这个女婴来说,能成为慕家的养女,就已经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了。

   如果不是慕以言,这个女婴,是不可能会成为,慕迟曜和言安希的养女。

   一旦收养的话,日日夜夜朝夕相处,不可能不会没有一点感情的。

   言安希沉默了好久好久,忽然叹了口气:“也只能说,妹妹跟我们家,真的是缘分,怎么都断不掉的。”

   看,兜兜转转,把人抱回来又送走,送走了,还得抱回来。

   对言安希来说,收养一个女儿,真的不是什么难事,可最珍贵的,是她付出的心血和感情。万一,这个孩子,真的是别有用心的人,故意放在她家墙角下的呢?为的就是将来有一天,能达到某种目的?那时候,又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