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之后,王恒升再次从包厢里走了出来,一脸让人捉摸不透的笑意。

   警官主动问,“王总,看来已经商量出来结果了?”

   “没错,有结果了。”

   警官呵呵一笑,“我就说嘛,大家都在天州做生意,抬头不见低头见,哪有什么解不开的恩怨?和气才能生财嘛,那我准备一份调解书,两位老总签个字,我也好回去交差。”

   王恒升故弄玄虚的说,“让我签字没问题,我就担心梅姨不答应啊!”

   梅姨一眼就看穿了对方的心思,“不知道王总,又想加什么条件?”

   王恒升也点了一根烟,吸了口说,“我们老板说了,私了可以,不过我刚才的五百万报价有些不合适。”

   众人都在等着他的下文。

   王恒升缓缓吐了口烟,伸出一根手指比划道:“一千万!”

   梅姨脸色变幻,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她也忍不住挑起了眉头,“你说什么?”

   王恒升狞笑一声,“没错,就是一千万,这就是我们会所的态度!当然了,如果梅姨愿意跟我交个朋友,我也可以再跟老板商量一下,减免个一两百万还是没问题的!”

   梅姨的神色阴晴不定,王恒升最后的半句话完就是**裸的挑衅。

   镜头中的红裙少女气质飘然

   她在天州这么多年,何时受过这种屈辱?

   就连一旁的警察也面色难看,他局中调解了半天,非但没有化干戈为玉帛,反而让事情变得更为棘手,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回去怎么跟领导交代?

   他面色不快的问了一句,“王老板,你没开玩笑?”

   王恒升不接话,脸上的笑容更加阴沉。

   警官还想再说点什么,身上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梅姨离得近,不知道为什么,听见这道铃声,她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件事恐怕要节外生枝!

   果然,警官的脸色变了数变,等他把电话挂断的时候,面上出现几分为难。

   再次转过头的时候,他带着歉意道:“吴总,真是不好意思,辖区临时出现了突发事件,我要赶快过去处理一下!”

   说话的功夫,他已经带队离开。

   梅姨傻眼,快步追了一句,“徐警官,那这里……”

   “我还是那个意见,希望你们能够秉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尽快把事情解决!”

   不痛不痒的一句客套话,彻底让梅姨愣在当场。

   她忙着追了出去,问了好半天才明白怎么回事,这件事的办案权已经被市局接过去了,区分局有心无力。

   梅姨回来的时候,脸色有些阴晴不定,她早就听说过皇庭会所的背景不简单,只是没想到,对方竟然能够调动市局的关系直接插手这件事!

   见她回来,王恒升一副小人得志的姿态,慢步走上前,“梅姨,以后别把话说的太满,天州很大,可你们苏家的面子没有那么大!”

   说完,他又看向赵东,上前几步点了点赵东的胸口。

   用一副阴狠到极点的口吻说,“姓赵的,看我这次怎么玩死你!”

   徐三将他一把推开,“你他妈别嚣张!”

   王恒升掸了掸胸口,肋骨的断伤依旧隐隐作痛,他坚持着没有去医院,就是在等着最后的这出好戏!

   “嚣张?告诉你们,不止是他姓赵的,还有你们两个小逼崽子,敢打我是吧?后半辈子你们是别想出来了,这次没人能保的了你们,苏家也不行!”

   最后这一句话,让梅姨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但又无可辩驳。

   王恒升说的没错,苏家虽然势大,可毕竟是从前,而且也只是在商场上而已,苏家是正当商人,跟官场上交道不多。

   今天能调动分局的关系,就已经费了不少周折,再让她想别的办法,一方面是有心无力,另一方面也是代价太大。

   而且也来不及了,外面有一行警察已经闯了进来,亮了一番证件,是市局的刑警。

   “谁报的警?”

   王恒升主动走了上去,“警官,是我报的警,这伙人在我们会所敲诈勒索,而且还打伤客人和保安人员,严重干涉我们正当经营!”

   两个警察不由分说的扣住了赵东等人,“请跟我们走一趟吧,有什么事去局里说!”

   梅姨张了张嘴,“警官同志……”

   结果还没等说完就被打断,对方用一副冰冷的口气质问,“请问你跟嫌疑人是什么关系?”

   梅姨愣了愣,想了好半天才回道:“他是我女儿的……朋友,没错,是普通朋友!”

   这人换了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丝毫不给梅姨面子,“普通朋友?既然没有关系,那就请你不要干涉我们执法,明白嘛?”

   不过对上王恒升,他的语气顿时就和气不少,“王总,也请会所派几个人过去协助调查。”

   王恒升一脸得意的看向梅姨,然后才应承道:“好的,没问题,配合执法是我们守法公民应尽的义务,希望警方能够严惩这些破坏天州商业环境的败类!”

   梅姨吃了个软钉子,面色好一阵难看,苏家一直都是守法公民,行的端做得正,因此无论走到哪里都是被人奉为上宾,何尝受过这种待遇?

   想到此处,她狠狠瞪了赵东一眼,压低声音道:“都是你惹的祸!这件事苏家帮不上忙了,你自求多福吧!”

   这边话音落下,王恒升又补充了一句,“对了,警官,今天这事还有一个涉案人不在!”

   梅姨似乎猜到了什么,立马寒声呵斥道:“王恒升,你敢!”

   “当着我的面威胁报案人,这位女士,你是在挑衅法律嘛?”

   这一顶大帽子压下来,让梅姨当场就变了脸色。

   到了现在,她哪能看不出来,眼前这是有人在针对苏家设的局!

   可是形势不如人,强出头也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她自问不是赵东那种莽夫,就在犹豫的功夫,心里已经开始迅速盘算着对策!

   果然,王恒升一脸阴测测的笑意,犹如吐着信子的毒蛇,“另外一个涉案人是苏氏集团的苏菲,我们有理由怀疑她在我们会所,从事非法的不正当钱色交易,我们会所的一位客人正是受害者,他可以到案证明!”

   话已至此,一切阴谋都昭然若揭,今天的一切都是为了把苏家拉下水。

   赵东缓缓低下头,眼眸中的那团怒火在迅速积聚,难道有钱有势,便可以颠倒黑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