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叫我的名字,你好像什么都做不了了?”傅井然问道,“顾炎彬,你这些年来,处心积虑的想要得到夏初初,结果,到头来,你这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你呢?傅君临,你到底又得到什么?”

   “我是没有得到什么,我还失去了嫣儿。对你来说,嫣儿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反正你也不喜欢她。可是对我来说,她却是,我最爱的人,她是我的命……”

   提到嫣儿,傅井然的神色,才稍微的有了那么一点点的生机。

   可是这又能怎么样呢?

   嫣儿还是没了,彻底的没了,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四周有风声呼呼的传来。

   远处,还有田野里,不知名的昆虫叫声,还有蛙叫。

   夏初初只觉得,痛彻心扉。

   她是真的痛得快要不能呼吸,心脏像是有千百根细针,同时的在扎她,鲜血淋漓,千疮百孔。

   “为什么……”她用尽力气,看着顾炎彬,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顾炎彬也回看着她:“夏初初,这个时候,你来问我,为什么这三个字吗?”

   00后清纯甜美少女午后与猫的生活照

   “对!”

   “那我告诉你,因为我爱你!我要得到你!”

   夏初初回答:“既然你爱我,那么你就是这样爱我的吗?害我,就是你爱我的方式!”

   “谁让你当初要来招惹我?如果我不认识你,我又怎么会把自己好好的人生,弄到现在这个地步!”

   “哦……”夏初初盯着他,“你现在是来怪我了吗?”

   “对!就是怪你!”

   “顾炎彬,你真不是个男人。”

   “对。”顾炎彬点头,应道,“我不是,因为我特么的从来都没有碰过你!而你呢,你倒是还爬上了厉衍瑾的床,给他生下了女儿!”

   夏初初气得脸色惨白,作势就要上前。

   厉衍瑾一把拉住了她:“初初,和这种人……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

   可是,他自己是这样安慰着夏初初,一抬眼,他看向顾炎彬的眼神,却是带了杀气:“谁准你这么侮辱她?”“我说错了吗?她夏初初,就是一个不知道廉耻的人!包括你厉衍瑾,你也是!她爬上你的床,你竟然就欣然的接受了!那个时候你们还以为彼此有血缘,都敢做出这样不

   要脸的事情来!”

   “你给我闭嘴!”夏初初浑身颤抖,喊道,“顾炎彬,我恨你!我恨不得你现在就去死!”

   “你早就恨我了。”顾炎彬回答,“不差多这么一点!”

   厉衍瑾都忍受不了,下意识的想要把夏初初交给身边的人,暂时的照料一下,然后上前去跟顾炎彬算账!

   当着他的面,说夏初初不知廉耻?

   任何人,都不能在他的面前,这么的说夏初初!任何人!

   见一个,他弄一个!

   慕迟曜拉住了他,声音压得很低:“自己知道劝阻夏初初不要冲上去,结果你自己反而沉不住气了?”

   “是。我忍不了了。”

   “现在不是跟顾炎彬算账的时候。”慕迟曜说,“还是冷静一点,他已经失了智,你不要冲动。”

   厉衍瑾的双手,紧紧的攥着,手背上青筋暴起。

   慕迟曜把他拉了下去。

   厉衍瑾看着顾炎彬,眼神里……尽是杀意。

   夏初初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连自己都照顾不好了,哪里还有这个闲工夫去管身边的厉衍瑾。

   她只是双眼红通通的看着顾炎彬:“你说我早就恨你了?不,顾炎彬,我没有恨你,从来没有。”

   “是吗?”

   “至少在今晚以前,我不恨你。”夏初初说,“我对你,最多也就只是不喜欢,讨厌,不想来往而已。”

   顾炎彬的神色慢慢的发生了变化:“你说的是真的吗?”

   “都这个时候了!我为什么要说谎!我以前觉得,你又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为什么要恨你?为什么要花这么多恶意在你身上?”

   顾炎彬摇摇头:“不……我不相信,你没有恨我。”

   “恨一个人是需要时间和精力的,我连恨你都没有,我只是不想和你有什么瓜葛。”夏初初说着,扬手指着他,情绪又开始激动起来:“是你自己!顾炎彬,是你自己心虚,你知道自己做了多少的恶事,你知道自己有多对不起我!所以你才会觉得,我恨你

   !还觉得,我甚至恨不得让你去死!”

   夏初初的话,的确是戳中了顾炎彬的心事。

   对,他是心虚。

   他是觉得,夏初初早就恨他了。

   顾炎彬问道:“我当着厉妍的面,揭露夏天是厉衍瑾的女儿,你不恨我吗?”

   “我当时觉得,你无非就是心里难受,咽不下这口气,接受不了夏天是我和厉衍瑾的女儿的事实,才会这么做而已!”

   顾炎彬不停的摇头:“你竟然……竟然没有恨过我?”“在我之前的想法,你又没有做过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你只是喜欢我,想要得到我,所以才会做一些事情让我不高兴。可是,没想到啊,没想打你顾炎彬,竟然有一颗这

   样恶毒的心!”

   “我恶毒?”

   “难道不是吗?”夏初初说,“和乔静唯联手,调换鉴定报告,又给乔静唯出谋划策,让她假流产……说不定,这假怀孕的事情,也是你教乔静唯的。”

   顾炎彬笑了,笑得很冷很陌生:“现在,夏初初,你是想把什么帽子都往我头上扣一下吗?”

   “因为你就是这样的人!我以前真的是高估你了!”

   “以前……以前,如果你没有非要和厉衍瑾在一起的话,那么我们早就不会是今天这个局面!”“这不是你做坏事的理由!”夏初初吼道,“我原本以为你最多只是心里不舒服,所以做了一些让我也不高兴的事情。但我没想到,你竟然……背着我,私底下做了这么多的

   事情!”

   “我也是为了得到你!”

   “你就是一个丧心病狂的人!”顾炎彬看着她:“现在你都知道了,就算你以前不恨我。现在,你也恨我入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