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东没把刚才的小插曲放在心上,也是闲得无聊,随便聊了几句。

   等了没多久,外面有人进来。

   赵东跟着起身,还没等张嘴,对面有人开口,“小赵,真是对不起,事情都调查清楚了。”

   说着,手铐被打开。

   这人继续道:“刚才我们也是接到举报,这才把你控制起来。”

   “现在已经核实过了,举报是恶意的,你做的很好!”

   “小赵同志,让你受委屈了!”

   赵东急忙跟对方握手,态度不卑不亢道:“不存在,为区里排忧解难是我们应该做的。”

   “怎么能遇见点麻烦,就叫屈怕累呢?那样,也对不起上级领导的委派和信任!”

   男人一愣,之所以亲自过来,也是为了表个态,走个过场。

   没想到,赵东的一番对答让他有些高看。

   怪不得能被那位看上眼,这家伙果然不简单!

   请叫我水果女孩

   想着,语气又热络不少,“行,市局的推荐果然没错,是个干大事的材料。”

   “那这样,后面的相关工作,也继续由你们公司负责。”

   “尺度和把控,我相信你应该有分寸!”

   赵东谦逊的笑,“领导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男人满意点头,“行了,去忙吧,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

   说着,他引荐道:“这位是分局的高副局长,需要什么配合,尽管跟他打招呼。”

   ……

   离开宾馆,赵东松了一口气。

   龙潭虎穴这么走一遭,压力还是有的。

   尤其是被非正式的羁押了一下午,家里肯定打探不到消息,这会还不知道乱成什么样子。

   先给家里报了个平安,然后叫王猛过来接他。

   挂断电话,有人追了出来,“赵老弟,你可真是胆大包天!”

   “下午那事,区里的领导还没到,你就敢擅自做主!”

   “不过说实话,你也确实干的漂亮!”

   赵东摸不准他的态度,客气道:“高副局长,我也是瞎胡闹,为人民服嘛。”

   男人瞪了一眼,“别跟我打官腔,我叫高振,你喊我老高也行。”

   说着,他凑上前,压低声音道:“说心里话,老邱推荐过来的人,我是信得过的,只不过咱们戚区长嘛,干工作很细致。”

   “总之兄弟,下午对不住了。”

   “等这事忙完,老哥亲自请你喝酒!”

   赵东顺着他的口风道:“高哥,不存在,都是工作,我理解。”

   正说着,王猛开车赶到。

   下了车,他主动递烟,“呦,高局,我说怎么找不到人,感情是跟你这混饭吃呢?”

   高振微微一笑,“猛子,你小子寒碜我是不是?”

   听到对方的称呼,王猛笑了笑,“高哥,哈哈,我哪敢?”

   说不清的转变,以前在高振面前虽然有些香火情,不过多半是看在郁家那位前岳父的面子上。

   跟郁晓曼离婚之后,情分虽然在,却明显透着梳理。

   可今天,他竟然感觉到了对方有些结交的意思。

   猜到源头是出自赵东,心里难免就更加好奇。

   下午的功夫,大嫂和冯媛媛那边打探消息的时候,他也没闲着。

   只知道人被关在哪,可如何捞人是个难题。

   原本以为要费些功夫,没成想,不到天黑人就出来了!

   再从高振的态度,他就更加觉着奇怪。

   闲聊几句,高振挥手道:“行了,事情紧急,赵老弟你先去忙,忙完咱们兄弟再喝酒。”

   “规矩的话,猛子知道,有什么需要的,你尽管让他开口,我这边力配合。”

   “区里这边就一个态度,最迟明天,一定要把事态控制住!”

   赵东没二话,跟高振打过招呼,上车走远。

   宾馆门口,有人上前,“高局,这位什么来头,还得让您亲自送出来?”

   高振平静说,“国泰安保的老大!”

   男人疑惑,“没听过啊?”

   高振笑了笑,“这位的传闻可多着呢,跟市局的老邱关系不错,如今看来,应该是关老虎看中的门生。”

   “这次大华厂的事,如果他能处理好,咱们江北可又要走出一个大人物了!”

   ……

   赵家老宅外,又有工人闹事。

   有邻居指指点点,还有警察在周边警戒。

   这两天来,因为大华厂的事,赵家在整个江北都出了名。

   尤其是今天下午,赵家兄弟同时被警方带走。

   消息不胫而走,再加上调查组的传闻,让整个赵家甚嚣尘上。

   有工人在楼下拉起各式各样的条幅,“赵家兄弟,还我们血汗钱!”

   “严惩打人凶手!”

   “拥护调查组!”

   赵妈妈这会搬了把椅子,坐在楼梯门口,冯媛媛和大嫂站在两边。

   三个女人,愣是将场面镇住!

   大嫂听不惯污言秽语,争辩道:“我们赵家好心好意为大家谋福利,没想到你们这么颠倒黑白,还有良心么?”

   有年轻工人起哄,“说的好听!”

   “你们赵家老二,就是资本家的走狗,黑打手!”

   “他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怎么会被警察抓走?”

   冯媛媛也试着劝解,“有争议,我们可以商量着解决。”

   “你们这样胡闹,对于解决问题于事无补!”

   “再说了,欺瞒你们利益的,是大华厂的前法人,赵家也好,庆东集团也罢,有欠过你们一分钱嘛?”

   有工人胡搅蛮缠道:“那我们不管,大华厂现在在你们手里,你就必须要妥善的安置我们!”

   赵妈妈沉稳开口,“年轻人,我奉劝你一句,解决问题,绝对不是你这样蛮干就行的。”

   年轻工人煽动道:“大家别听她们的,咱们不闹,事情就不会解决!”

   “咱们也不去相关部门,谁也不敢把咱们怎么样!”

   “冤有头,债有主,咱们就在赵家这要说法!”

   说着,那人又猖狂道:“再说了,你两个儿子都被抓进去了,还哪来的底气说这话?”

   赵妈妈沉稳出声,“我相信浩气长存,歪门邪道永远登不上大雅之堂!”

   话音落下,一辆大巴在街头停稳。

   赵东也同时赶到。

   等他下车的时候,人群炸开了锅。

   赵东被警察带走的时候,不少人都是亲眼所见,这怎么才过了一个下午,他又风风光光的杀回来了?

   大势之下,有人议论纷纷,有人往后躲闪。

   领头的工人还想煽动,没成想赵东二话不说,直接就动了手,“带走!”

   眨眼之间,风向突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