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乔静唯正在剥鸡蛋,剥得很慢很慢,准备给厉衍瑾,却冷不防听见厉妍说道:“衍瑾,和静唯的事情……心里,到底是怎么个数啊?”

   厉衍瑾一顿:“妍姐,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说过好几次了。”

   “我知道心里有打算,不愿意其他人过多的干涉,我心里也明白。但这次,我实话告诉吧,乔家父母,私下里已经暗示我三四次了。”

   厉衍瑾一顿,抬头看着厉妍:“乔伯父那边……跟暗示过?”

   “是啊,毕竟,想想看,两个人都在一起有一年了吧?感情也好,郎才女貌,家世什么的又十分般配,曾经静唯还……有过们的孩子。”

   厉衍瑾点点头。

   “所以啊。”厉妍说,“这于情于理,们两个人,都该为终身大事,好好考虑了。乔家父母暗示我,也是情理之中,人家的女儿,一直这么跟着,们的年纪,也老大不小了……”

   乔静唯悄悄的打量了一下厉衍瑾的神色。

   只见他眉头紧锁,似乎有些……不高兴。

   乔静唯连忙说道:“妍姐……吃早餐吧,看,等会儿粥都凉了。”

   “啊,”厉妍烟头叹着气,但眼神里却满是赞许,“就是太懂事了,什么委屈都自己受着,只会为衍瑾想。”

   清纯美女沐浴阳光

   乔静唯只是笑:“没有,我没什么委屈的。”

   一边沉默的厉衍瑾,忽然开了口,问道:“今天是星期几?”

   厉妍和乔静唯都跟着一起愣了一下,没有想到厉衍瑾会突然问一个这么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乔静唯率先反应过来:“今天周四,衍瑾。”

   “那就是后天周六。”厉衍瑾说,“静唯,明天晚上,我和,一起去乔家一趟。”

   乔静唯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和我去?去……做什么?”

   “商量订婚的事情。”

   乔静唯手里的鸡蛋,就这么直直的落在了雪白的盘子上,滚了滚,然后静止不动了。

   坐在对面的厉妍,脑子也嗡的一下,没反应过来。

   厉衍瑾继续自顾自的说道:“周六我才有空。周五晚上我去找乔伯父和伯母,看看他们的意愿。现在,先征求的意愿,静唯。”

   说着,厉衍瑾侧头,看向乔静唯。

   他慢慢的说道:“愿意和我订婚吗?”

   乔静唯看着他的眼睛,那么的深邃,那么的迷人,她那么那么爱着的男人。

   昨天晚上的不愉快和低沉,仿佛一扫而空,乔静唯只觉得心底有一片阳光照了进来。

   很暖,很亮。

   原来她所有的喜怒哀乐,其实也不过是他一句话而已。

   她爱这个男人,至深。

   “我等这句话,等了很久很久。”乔静唯的声音,略微有些哽咽,“衍瑾,如果我不愿意的话,我还想去找谁共度余生呢?”

   厉衍瑾看上去,神色没有多大的波动。

   仿佛,这件事,也不过是公事公办而已。

   只是一个必备的人生经历。

   “好。”厉衍瑾微微一点头,“那就先这么说定了。”

   厉妍也缓过神来,她没有想到,进展一下子这么的快。

   她以前在厉衍瑾面前也说过几次,厉衍瑾都十分不耐烦的岔开了话题,不愿意多谈。

   怎么现在,一下子,厉衍瑾就突然反转,态度来了一个大转弯?

   但是事不宜迟,厉妍赶紧点头:“好啊,好,择日不如撞日,就这个周六,挺好的,尽快的把订婚的事情确定下来,就可以着手准备订婚仪式了!”

   “嗯,妍姐,先等周六,商量过后再说。”

   “乔家肯定是会愿意的啊,静唯自己都点头了。”厉妍说道,“哎哎哎,厉家好久都没有喜事了,这要是办订婚仪式,得隆重点。”

   厉衍瑾一点头:“嗯,一切等周六之后,再说吧。”

   厉妍看了乔静唯一眼。

   没想到,这乔静唯在家里住了一晚上,就把什么事都搞定了啊。

   进展非常快,让人完意想不到。

   而乔静唯……也没有想到,她以为,昨天晚上的事情过后,厉衍瑾和她的感情,只会越来越疏远。

   结果,不但没有疏远,反而,他主动提出订婚!

   订婚啊!她就是半个厉太太了!

   乔静唯按捺住激动的心情,但是脸上的笑意,却是怎么藏都藏不住。

   吃完早餐,厉衍瑾开车送乔静唯回家。

   在车上,厉衍瑾一直专心致志的开车,倒是没再说什么。

   乔静唯轻声的问道:“衍瑾,说要订婚……是真的吗?”

   “这种事情,还能假吗?静唯,不要想太多了。”

   “可是……昨天晚上的事情,我觉得……”

   “可能是我太久没碰女人了。”厉衍瑾说,“给我一点时间吧。”

   “我可以给时间,反正……我们是会一辈子都在一起的。”

   厉衍瑾点点头:“对。一辈子还有很长,三五年,算什么呢?”

   乔静唯低着头,手指不停的缠绕着:“我一直觉得,是一个不喜欢被婚姻束缚的人。所以,爸妈问我们为什么还不确定终身大事,我总是说再等等。妍姐问我,我也是说听的。”

   “真的很让人省心,静唯。”

   “我只是想在身边久一点,我看得出来,不喜欢多事闹腾的女生。我安安静静的,就能在身边待下去吧。”

   厉衍瑾从方向盘上,腾出一只手来,搭在她的手背上。

   “除了我,静唯,也不能跟谁了。为我怀过孕,又流过产,还无怨无悔的一直跟在我身边,我要是还抛弃,就真的不算是一个男人了。”

   乔静唯反握住他的手:“衍瑾,有这句话,足以。”

   其实很多事情,乔静唯心里都清楚。

   厉衍瑾到底爱不爱她,到底爱她多少,她心里都有数。

   可她已经陷进去了,回不了头。

   如果厉衍瑾真爱她,当初就不会提出分手,她也不至于用假怀孕来挽留他了。

   如果不是她假装怀了他的孩子,这段感情,早就拜拜了。一直都是乔静唯,在单方面努力的,不择手段的,努力的和厉衍瑾在一起啊。